荆芥

楚路女孩,漫威迷妹,橙绿真爱
满脑子黄色废料

所谓爱情

在某乎上看见一条关于爱情的回答,问题是“近几年来,你对爱情的看法有改变吗?”回答是“爱情是两个强者的风花雪月,而不是两个弱者的苦大仇深。”​

爱情是两个强者的风花雪月,而不是两个弱者的苦大仇深。

答主所说强弱是指两个人内心的成熟度,她写道,“只有两个心理成熟度高的人才可能拥有美好的爱情。”

其实我觉得她所谓心理成熟度的高低,并不是什么晦涩难懂的字眼,举最简单的例子,若是身边有人总为一段感情黯然神伤,一会儿争执吵闹一会儿思念发狂,多半就不算强者,总被负面情绪充斥着的二人世界,饶是有再多的浪漫,也架不住天长日久被消磨的耐心。

说白了就是“作”嘛。

答主说,她意识到《纸牌屋》里弗朗西斯与克莱尔之间的那种爱情才是真正的爱情,而我恰好想到aph中的仏英。

我脑海里的仏英一直以换汤不换药的形式出现,弗朗西斯花心,在一片玫瑰花海中享受自我,亚瑟依然保留着些许劣根性,张扬霸道地闯进舞台,他们即使嘴上不说,却毫不掩饰对彼此的爱意。弗朗西斯和亚瑟,在争执中相爱,在骄傲中宣泄欲望,在欣赏与扶持中展露柔情,又在彼此拥有中最大限度地保持着距离,然后尽情追求自我。

这才算是“羁绊”和“无法分离”吧。

我看过很多太太们的文,也曾幻想过无数个他们的场景,下笔却始终不能满意,就好像连一个吻里都应有千百种情绪,而我无法描绘出其中万分之一。

世间爱情千千万万种,弗朗西斯和克莱尔的爱情其实是很dramatical的,婚内出轨约炮却是真爱,于我这种过于喜欢现代故事的人,还是很不真实,如果写仏英,我果然还是喜欢确认感情后的忠诚,不管怎样自由,底线是彼此唯一。

其实不管怎么写,HE也好BE也好,这个过程总是自己心里那些美好的展现,毕竟没有人会写一个自己不爱的故事。

一个开始与一点想法

这是我第一次在Lof上比较正式地写下文字,算是一个开始吧。

其实我早就该写了,露中入同人文圈,当时驻扎在贴吧,构思过一个又一个故事,写过一个又一个坑,小本本一大堆,然而只有一篇完结发表,是朝耀,修修改改,点击发送的时候手还是抖的。当时我在网页上收藏了两三页的aph同人文,觉得篇篇都是笔下生花,于是沉溺,中途也有学业繁重断了网络交流的时候,到现在重新捡起,已经6年了,而6年来我依然热爱文字。

贴吧其实已经没什么质量可言了,老文还在,我偶尔会去淘一淘。我记得有个人的id叫“离别清浅”,当时一瞥简直触动心弦,时至今日那些文字在我脑海里的印象就像这四个字,淡淡的,又是深刻的。

转折点在楚路,我不止一次说过楚路是我心中白月光。江南老贼对人物形象的塑造简直太好了,又或者是楚路吧里太太们的文学造诣过于深厚,吧里有社团还有质量超高的产出,太太们互相熟稔像是孤独又温暖地聚在一起……我未曾冒泡一言一语,光靠签到升到了12级,那就是我的小天地无疑。

再说楚路。其他cp或多或少都会有戏剧化或者是二次元的成分掺杂,而楚路在我看来,不知道是因为人物理想化还是现实化,总是太过真实,好像名字的前面就站着一个活生生的他,也许是我只爱看现代故事,文字所创造出来的每份温暖与悲伤都让我感动到想落泪,一边想着他们怎么可以这么戳心啊一边幻想着他们的存在。

后来我意识到这可能就是我心中的理想爱情吧,两个相似的灵魂,互相温暖,互相爱着,平平淡淡。

顺带一提,我喜欢的角色,尤其是女性,基本上要么是性格像自己的,要么就是自己所憧憬的,所以老贼笔下的那些女孩,那些理想型的女孩,诺诺夏弥一类的,真的就是我向往成为的女孩。【不站楚夏,略反感夏弥在与楚子航有关的地方出现,但是她真的是我羡慕的那种。】

总之以后我会写下我的很多琐碎日常,也算是练练笔吧,最近速度慢了很多,肚子里也没什么墨水了,文思枯竭,以此自勉。

文的话慢慢来吧,没法极速短打是我大弱点之一,写点什么总要一个字一个字地磨,难受。

放一张贱虫logo,自己抠出来的,我已经用做头像了(/ω\)